洛雅

乙女審
主產獅子王x女審、數珠丸x女審
偶爾還會有其他女審的短篇文

【刀劍亂舞同人】糖果(獅子王X自創女角)

*學園PARO系列

  早晨的空氣帶點一絲涼意,穿著黑色夾克跟牛仔褲的金髮男子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來到熟悉的房屋面前,接著拿出手機撥打一個號碼後,灰眸盯向二樓的房間。

  沒多久,電話那頭的人接起來,他才剛要開口,就聽到慌張的女聲:「啊啊啊──對不起,獅子王我睡過頭了。」

  「沒關係,慢慢來啦。」獅子王回應她,「又不是看電影什麼的,沒有那麼趕著出門。」

  「好……獅子王你先進來等我一下。」對方說完就匆匆掛掉電話。

  八成跟妹妹聊到半夜才睡過頭的。獅子王嘆一口氣,他立刻走到門前按電鈴。

  接著聽到蹦蹦跳跳的聲音,然後門一打開,獅子王跟一位棕髮女子對視。

  「你來幹嘛?」女子那雙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】手足(源氏兄弟、姊妹審)

【手足】

  本丸的時序漸漸來到春季,庭院外某處的櫻花綻放,隨著風的吹拂,花瓣恰好飄進了離那區最近的廚房內。

  「果然是春天了。」正在準備早餐的歌仙兼定看到飄進來的花瓣,抬頭看向窗戶方向。

  「是呀,昨天聽亂那些孩子說那邊都開滿了。」拿起食材進來的燭台切光忠笑著說,「看今天的天氣說不定很適合野餐。」

  「野餐?」這時一個細細小小的聲音響起,燭台切光忠跟歌仙兼定順著聲音來源看,一個穿著巫女裝、精緻如瓷娃娃般的女孩在門口看著他們。

  「小主人早安。」燭台切先是蹲下身接著招手讓女孩過來,「怎麼自己一個人跑來,長谷部跟膝丸在忙?」

  「他們還在忙事務。」女孩抬起頭,那雙黑眸相當明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】可惜(髭切X自創女角)

  今天的天氣相當陰霾,五虎退不安的看著這樣天氣後,接著轉身進入房間內。

  「藥研,小主人還好嗎?」五虎退擔憂的注視著躺在床上、臉頰上有著不正常紅暈的少女。

  「就是一般的發燒,多休息應該就沒事了。」藥研的話說完,立即起身表示:「我去弄些藥還有去廚房請光忠煮些可以消化的,五虎退你們留在這幫忙看。」

  五虎退乖巧的點頭後,藥研一走出去就喊了一聲,「大將。」

  五虎退這時看向房間外,身穿黑色衣裳、帶著黑手套的女子就站在那,她神色有些憂鬱,先是看了一眼房間內,接著才開口詢問:「妹妹還好吧?」

  「大將,別擔心。小主人的燒很快會退的。」藥研安慰。

  「那就好……」女子深深的呼出...

刀劍亂舞同人─【無法訴說的心情】(數珠丸x女審)

*套入自家刀女審設定


  漆黑的夜空中開始冒著不明的黃色光圈,接著一道又一道紅色閃電降臨在空地上,閃電落下的地方都有一把漆黑的武器插在地面上,而後大量黑霧壟罩於那些武器,最終形成拿著那些武器的奇妙生物。

  空蕩的眼窩中閃著紅光,有的是骨頭組成的小型生物、有像是人型,帶著有缺角的斗笠、穿著白色神官服,拿著高於自己身高的長柄兵器、將大刀扛在肩上,體型有著不自然壯大的人型。

站在那,他們像是有目的般形成一個隊伍,然而才啟程不了多久時,最後面扛著大刀的不明生物上方出現一個身影。

  「嘿咿!」騎在白色大老虎身上的小男孩,揮舞著手中的短刀,直接往那名生物的胸口劃上一刀。

  生物發出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】午睡(獅子王x女審)

  庭園內的櫻花飄散,午後陽光灑在本丸內讓人感覺懶洋洋的,或許是因為這樣溫暖,金髮少年才脫掉外套當枕頭,整個人躺在塌塌米上睡,旁邊有著黑色毛皮的生物環繞在旁邊,跟著他一起休息。

  「獅子王──」清脆的女聲伴隨著越來越接近金髮少年的腳步聲,一名穿著綠色和服的黑髮女性走進房間,看見正在熟睡的他,立即捂住嘴。

  什麼嗎……竟然在睡覺。女性盡量不出聲來到他的旁邊,蹲下來拿出手機偷拍他睡顏,之後左右環顧一會,她起身去拿毯子幫忙蓋時……

  「欸?」女性驚訝的發出聲,因為才一蓋上,一隻手迅速的握住她手腕,接著一股拉力往前讓她重心不穩倒在金髮少年懷裡,她抬起頭對上那雙帶著笑意的灰眸。

  「獅子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】魔女的集會-魔女與孩子(After)獅子王x女審

  晚上的酒館一直都相當熱鬧,許多冒險者都在這裡喝著酒大聲喧嘩,說著自己旅行所聞、或是炫耀自己的戰績,偶爾還有不懷好意的冒險者趁機都摸女服務生的身體。

  「欸,妹妹呀……老子我、嗝……很厲害的。」一個雙頰明顯紅透的大漢摸上其中一位服務生的手,大聲炫耀自己的來歷。

  「所以說妹妹要不要跟老子我……」

  「不好意思,這位先生。」這時一隻手拍上他的肩膀,大漢不爽的想回頭罵時,所有的話語在看到對方時一口氣喪失了。

  「請不要造成我們酒館內的困擾好嗎?」少年有著一頭金色長髮綁成下馬尾垂放在一邊肩膀,灰色雙眸帶著笑意,可是大漢驚恐眼神卻不是在他身上,而是他肩膀上……

  那是一隻有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】魔女與孩子(before)(獅子王x女審)

*之前很熟悉的那個TAG(逃

  會養這孩子,純粹是受他人所託。

  透當上魔女後,雖然需要吸食男人的精氣,可是她從不吸食太多,大多數的男人只需要好好睡一覺後就會恢復,所以當時被那名嚴厲的老者抓到時,看到她幾乎沒有傷及人命,才會被放過。

  「這樣放過我好嗎?」透偶爾來找他時,曾經這樣問過。

  「人類有分好壞,魔女同樣也是。」老者頭髮蒼白,眼神有些憂傷,「但是很多人都不這麼想。」

  透看著這名老者,這時她注意到在老者身後的孩子,那孩子有著陽光般耀眼的金髮,那雙明亮的灰眸似乎對透很有興趣不停盯著她。

  同時她發現那孩子的影子裡似乎有某種東西存在著。

  似乎注意到透的視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】情人節短篇(3)心意

*大典太x女審
*互有好感,但還沒告白


  廚房內飄著食物的香氣,光忠一邊調味著今天午餐,一邊看著一旁幫忙切菜的女性審神者。

  「主上,你最近有沒有比較空閒的時間呢?」面對光忠的詢問,黑長髮紮著馬尾的審神者抬起頭,思考一會。

  「嗯……最近的事務稍微比較少了,怎麼了嗎?」

  「我記得沒錯過幾天是那個日子吧。」光忠神秘兮兮一笑,而審神者則是滿臉困惑。

  這時候廚房走來一個身影,他沉默的看著跟光忠有說有笑的審神者,只想把東西放下就走的那刻,被光忠叫住。

  「啊,辛苦大典太幫我把食材拿來了。」光忠一說完,審神者有些驚喜的回頭看他。

  「嗯,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。」大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文】情人節短篇(2)餵食

*龜甲真宗x女審


  這次審神者從現世回來的時候,多帶了一個禮盒回來。龜甲貞宗默默在心裡惦記此事。

  或許是因為無意間聽到審神者跟人的電話,龜甲貞宗無法不在意她這次回去的主因。

  那時候對方說了要給她東西,而且今天又是……

  「龜甲貞宗。」這時長谷部神情不滿的把盤子交給他,「主上今天有命令,下午茶由你端給他。」

  這句話讓龜甲貞宗楞了一會,接著露出溫和的笑意。

  「是的,我這就去。」

  來到她的房間,龜甲貞宗先是在門外喊一聲,「主上。」

  「進來吧。」審神者那清冷的聲調從門後傳出,龜甲貞宗隨即開門,接著被審神者桌上的東西吸引到。

  「幫我把茶放到旁邊吧,然...

【刀劍亂舞同人文】情人節短篇-撒嬌(獅子王x女審)

  雖然說交往多年,每到某種特定日子的時候,獅子王都會默默期待一下,不過有時候總會碰上一些變因……

  「你還好吧?」看著把自己埋進棉被裡的透,獅子王坐在旁邊忍不住擔心的詢問。

  本來只是女性身體慣例的一個月來一次的東西,卻因為恰好疲累所造成的感冒導致透身體難過到幾乎無法起身。

  「還可以……」從棉被裡虛弱的回一聲,透聲音有些許的自責,「對不起,明明今天是……」

  「反正也不差這一年呀。」獅子王很老實說,「比起這個,透能身體好比較重要。」

  「唔嗯……」從棉被裡傳出來的語氣,獅子王非常明白透很難過,思考一會兒後他就起身,「我去光忠那邊找一下東西。」

  透從棉被裡露出頭,目...

©洛雅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