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雅

乙女審
主產獅子王x女審、數珠丸x女審
偶爾還會有其他女審的短篇文

刀劍亂舞同人─【無法訴說的心情】(數珠丸x女審)

*套入自家刀女審設定



  漆黑的夜空中開始冒著不明的黃色光圈,接著一道又一道紅色閃電降臨在空地上,閃電落下的地方都有一把漆黑的武器插在地面上,而後大量黑霧壟罩於那些武器,最終形成拿著那些武器的奇妙生物。

  空蕩的眼窩中閃著紅光,有的是骨頭組成的小型生物、有像是人型,帶著有缺角的斗笠、穿著白色神官服,拿著高於自己身高的長柄兵器、將大刀扛在肩上,體型有著不自然壯大的人型。

站在那,他們像是有目的般形成一個隊伍,然而才啟程不了多久時,最後面扛著大刀的不明生物上方出現一個身影。

  「嘿咿!」騎在白色大老虎身上的小男孩,揮舞著手中的短刀,直接往那名生物的胸口劃上一刀。

  生物發出不明的大吼,將扛在身上的大刀往小男孩身上揮去,但小男孩與白虎的行動敏捷,一一閃過攻勢。

  而那聲大吼後,周遭生物停下腳步跟著回頭攻擊小男孩,原本的隊伍立刻劃分前後兩邊。

  小男孩發現自己吸引到一部分後就輕拍底下的白虎,白虎看了一眼隨即往某方向跑。

  就在小男孩的前方森林,躲在森林暗處的兩個身影看準情況,其中之一揮舞手臂,在夜晚之中很容易讓人忽視、甚至當成樹影,但對於習慣夜晚的小男孩來說,還是敏銳捕捉到那身影。

  他輕輕的點頭,底下的大白虎立即轉了方向,當那些追逐小男孩的生物跟著轉向時,隊伍最後方的草叢那出現一個身影。

  「驅除災厄!」穿著綠色神官服的棕髮男子出現,他拔出手上刀刃,當揮舞的當下,強烈的刀氣瞬間將最尾端的兩隻生物砍成兩半。

  奇異的是,那些生物屍體沒有掉在地上,反而是化為黑霧消失。

  其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時,小男孩轉身,進入戰場,同時另一個身影也出現,穿著黑色盔甲的他直接伸手抓住最近的生物,將它按在地上後,另一手抽出短刀刺入生物體內,那生物一抽一抽後,體型漸漸轉成黑霧消失。

  他一起身,立刻衝向騎著白虎的男孩,立即將身後要偷襲男孩的生物砍死。

  「哥哥……」

  「五虎退,專心點。」握緊手上的短刀,那雙黑瞳充滿凌厲,「還沒全部解決完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

  而前方沒注意到異樣的行軍來到一座橋前,一名穿著白色衣裝的白髮男子,將收在白色刀鞘的刀扛在肩上,那雙金瞳掃視前方的敵軍一圈後,勾起一抹笑意。

  「這些數量還不足以給我們驚嚇喔。」他笑著說。

  隊伍們一時之間僵住,部分想後退時,後路已經另外兩個身影擋住。

  「已經不能回去喔。」藍髮藍瞳、穿著著同色係和服的男子笑著說。

  旁邊有著黑白漸層長髮、穿著白披肩紫衣的男子沉默,但手已經放在刀柄上。

  

  等五虎退一行人清理完森林內時,隨即衝向橋那邊的戰場,恰好看見黑白漸層長髮男子正跟一隻生物僵持不下。

  拿著長柄武器的生物想要揮舞武器時,男子一個箭步,拔住刀刃擋住了武器的攻勢。

  從刀刃傳來的力道越來越加重,他輕輕皺起眉頭,不肯後退自己一步。

  這時另外兩位已經清除完畢,他們兩個一左一右,刀刃切開生物的體型,它發出無聲的叫喊後,身體漸漸化成黑霧飄散在空中。

  「數珠丸先生!」當男子把刀刃收起時,五虎退騎著白虎來到他身邊,「已經確認沒有敵人。」

  「辛苦了。」數珠丸面目平靜的回答,這時候跟在五虎退身邊的人走過來,他的視線來到穿著綠色神官服的男子肩上-一隻臉上有奇特花紋的狐狸看著他。

  「目前已經沒有偵測到溯行軍的跡象,但是審神者大人那邊已經推算倒下一波敵人時間。」狐狸如實報告後,數珠丸輕輕皺起眉頭。

  「還得繼續待在這時代?」

  「是的,這時空不停有干涉、混亂的跡象,所以在確認穩定前,請你們繼續留在此處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「另外,審神者大人說有事需要跟你通訊。」狐狸說完後面那句,本來還在思考的數珠丸略微困惑看著狐狸。

  

  「哎呀,五虎退你們先過來了。」藍髮男子招呼著自己的隊員,白髮男子則是摸摸下巴看著數珠丸跟狐狸。

  「離這麼遠這樣好嘛,不怕突然來一波。」

  「鶴丸先生別擔心,狐之助說暫時性安全了。」五虎退對著白髮男子說。

  「暫時性?所以還有戰鬥的意思嗎?」藍髮男子抓住關鍵字詢問。

  「是的,似乎還不行……」五虎退垂下眼簾,「可能還要耗個幾天……」

  「嘖,這次的任務有點難纏呢。好想回去呀……」抓了抓頭髮,鶴丸這時看向保持著笑意的藍髮男子,「三日月,你怎麼了?」

  「沒什麼。」收回自己的視線,三日月望著鶴丸,「不只是我們很想回去呢。」

  「你突然又說這種事情……」鶴丸滿臉不解,三日月只是神祕一笑。

  「五虎退、厚,麻煩你們先去前方偵查一下。」三日月說完,五虎退和旁邊穿著黑色盔甲的小男孩應聲,就一起去前方偵查。

  「不是說暫時沒有敵人?」棕髮男子開口。

  「哎呀,畢竟小孩子的聽力比較靈敏的。」三日月保持著笑容,「畢竟……他們兩個也分開好幾天了。」

 

  「數珠丸?」熟悉帶點疲憊的嗓音喊他,讓思索的數珠丸回神過來,「是,我在。」

  「下一波攻擊可能會在一、兩天後出現,你們在此之前好好補足體力……」嘮叨一些小事情後,審神者沉默一下,「其實你也明白。」

  「主上,你只是愛擔心點。」數珠丸溫和的回應,「想說就說,我會聽的。」

  「……沒,總之,我會很努力推測出現點。你們隨時做好備戰準備。」

  「知道了,主上也別太累了。」

  「我會的。另外,優先以全隊安全回來為第一要件。」審神者淡淡的開口,「我會等的。」

  「知道。」數珠丸明白她的意思,思索一會後才開口,「我會回來的。」

  結束完通訊,數珠丸回去找隊員們,三日月看著他面容,「看來有稍微聊聊呢。」

  「交代一些事情而已。」數珠丸說完,「五虎退他們呢?」

  「我要他們去前面偵查呢。」三日月含笑說著。

  數珠丸點點頭後,狐之助隨即走去前面,其他四人一起同行時,數珠丸跟三日月留在最後。

  「聽見她的聲音,多少也好點了吧。」三日月掩著嘴,輕聲的說著。

  「……她很累。」數珠丸安靜一會,吐出這句。

  「為了準確預估,花費不少時間再分析吧。」三日月望著前方,「我們也加油吧。」

  「對。」數珠丸輕應聲,想到審神者關掉通訊前的最後話語。

  這樣就夠了。

  

  這次任務果然比之前還來得困難,不但耗費天數高,敵人的難度也漸漸加強,到最後大家都已經傷痕累累。

  「沒完沒了呀……」鶴丸氣喘吁吁,白衣破損還染上灰塵、鮮血,面對著前方的敵軍,他嘴角微勾,看起來似乎還有餘力。

  但其他成員神情就沒有這輕鬆,數珠丸把敵軍解決後,分神掃視一下情況。

  大致上還能撐著這次……緊皺眉頭,數珠丸衝向差點被偷襲的三日月,解決掉對方後,跟三日月背靠背。

  「哎呀,還可以嗎?」三日月故做輕鬆的笑著,「爺爺我有點難以招架。」

  「還行。」數珠丸凝神,握緊自己的刀。

  天空的光圈已經消失,只要清除這一波……才剛剛這樣想,一個分神就被身型壯大的大太刀攻擊,雖然用刀擋住大部分衝擊力道,但還是退後好幾步,然而戰鬥狀態破壞讓藏在大太刀身後,拿著長槍的生物衝向數珠丸面前。

  噗哧!長槍貫穿數珠丸右胸,鮮血渲染在衣裝上,數珠丸咬牙,同樣將自己刀刃刺入敵軍的身體。

  「數珠丸先生!」五虎退衝上前解決掉長槍,在數珠丸前面保持警戒給他喘息時間,「沒事吧?」

  「沒事……早做好法難的覺悟了。」將刀插入地上當作支撐,數珠丸半跪緩和氣息。

  是呀,他們刀劍男士踏上戰場的時候,就已經有碎刀的覺悟。

  只是……腦海裡想到那抹白色身影,那個倔強的身影。

  「我會等的。」僅僅只是四個字,已經是她最大能夠表達的心意。

  深深呼吸一口氣,數珠丸重新站起。面對那些敵軍,以往只是遵照指令戰鬥,但在過往曾經差點踏入他們的一夥後,他明白眼前的敵軍只是選擇與他們不一樣的道路而已。

  「我會將你們引導至正確的道路的。」輕聲說出這句話,再次踏入戰場。

 

  等到最後一隻解決後,終於得到「任務結束」的指令,所有刀劍男士終於呼出一口氣,數珠丸也扯了一抹虛弱的笑容,身子一晃差點倒下,立即被一旁的棕髮男子接住。

  「等等回去就接受治療吧。」他溫和的說。

  「是……」

  

  後來回去的記憶已經很模糊,畢竟鬆懈下來後,疼痛和疲勞已經奪去他的思考,再次清醒過來時,數珠丸已經躺在手入室內,上半身的衣服已經脫掉進行包紮止血。

  旁邊還有跪坐著,正在使用靈力替自己治療的審神者。

  「淨。」數珠丸開口,有些嘶啞。

  「嗯?你清醒了嘛?」名為淨的審神者,那雙紅眼溢滿了擔憂,伸手輕輕碰著他的臉,「現在還好嗎?」

  數珠丸嘴唇微微一動,淨聽不清楚,她身體才稍微靠近,就被數珠丸抓住手,把對方拉進懷裡,趁她抬起來想抗議的時候,數珠丸封住她的嘴巴,先是緩慢輕舔嘴唇,接著誘使她張開嘴巴,讓舌頭可以進去交纏。

  「唔……」懷裡的身影剛開始有點想掙扎,但是一會兒也熱切的回應他,吻到兩位都快沒氣息,數珠丸才不捨放開她。

  「……數數數珠丸!你還在受傷!」淨滿臉通紅的喘氣,想打他但想到傷勢未好只好作罷。

  「反正一陣子就好了。」數珠丸緩和自己呼吸後,「這次分離太久了。」

  「……沒辦法,我也很想投支援下去幫你、想盡早解決。」淨眼神轉向旁邊,「可是政府那邊不允許,我也……」

  數珠丸看著她,接著手覆蓋在她的手上,「已經結束了。」

  淨深深呼吸一口氣,接著她擰眉瞪他,「倒是你,不小心搞得這麼重,是想嚇死我嗎?你以為你是鶴丸呀!」

  「……鶴丸想嚇人也不會搞這樣的。」

  「數珠丸恒次!」

  「是,我知道了。」數珠丸嘆氣,他輕輕握住淨的手,「有點累。」

  「那我去處理……」淨想抽掉時,感覺握住的力道加重,「數珠丸?」

  「不要走。」數珠丸輕輕的說,「現在不要。」

  「……我有點累,想在這裡休息一下。」淨安靜的閉目養神,數珠丸微微一笑。


  即使無法訴說這份心情,只要有你在我身邊就足夠了。



评论
热度(10)
©洛雅 | Powered by LOFTER